泼皮沈

2016年书单

发布了长文章:2016年书单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2016年书单》

悖悖论:

真是最悲伤的匹诺曹了

能进SMBC前十吧

同时能加入depressing comic week套餐

(能力不够译注凑~)

威尼斯商人到底是部什么剧

        -评价的是2016年9月在东方艺术中心观看的环球剧院的版本。- 
   
  嗯,我提前n个月买了580的票……悲剧的是我记错了时间,跑到剧院的时候一看,竟然是昨天的票T_T,斗争了一下,去票房买了现场还没剩几张的VIP票,位置很好~因为买票耽误了几分钟,错过了开场那段带有狂欢色彩的歌舞~ 
   
  按照莎士比亚的传统,威尼斯商人这个剧,显然主角应该是个威尼斯商人咯?呵呵,你想错了,咱们来看一看:夏洛克是商人吗?不是,他是个放贷的;巴萨里奥是商人吗?不是,他是个落魄贵族,靠朋友接济维持铺张的生活方式;鲍西亚那一家子更加不是商人了显然……真正的商人,是安东尼奥,嗯,可是他戏份不多,有的时候似乎就被遗忘在了舞台上,好尴尬…… 
   
  搁在现代,这个剧简直尴尬的不得了,Shylock这个角色的存在,简直让剧本反犹了好吗?政治太不正确了好吗!你可以辩称说Shylock只是Shylock,只代表角色自己,但犹太族裔可以说你Stereotyping,看不抗议死你! 
   
  历史的现实是:莎士比亚时代的英国,就是反犹的……在原剧本里,Shylock也确实是作为反派而存在;当然莎翁笔下的反派,许多道德上都有难以界定的地方,比如Shylock是个坏蛋,可他同时也确实是个受害者,他那段著名的“难道犹太人就不会……”的台词,可以看成是他个人对于社会整体压迫的控诉,but,因此他就是个好人了吗,除去他那些略显下作的获利的手段,他确确实实要割下安东尼奥胸口上的一块肉哦! 
   
  所以到底该怎么处理这个反面角色呢?好纠结,好纠结。 
   
  另一个尴尬的存在就是安东尼奥了:一个好人,自己背了一磅肉的债务,借巨款给自己的好朋友向一位富有的女继承人求婚,即便后来自己遭了秧,也从来没有对好朋友有过怨怼之情,尽管人家靠他的钱抱得美人归,从此翻身把歌唱~~明明是个商人,结果弄到最后,最有情有义的是他……心理动机是啥呢?嗯,据一些现代学者考据说,很可能安东尼奥是个基佬,至于巴萨里奥是他暗恋的人,还就是他的情人不得而知,不然他怎么会对巴萨里奥那么好呢? 
   
  嗯,所以到底怎么合理地区演绎安东尼奥这个角色呢?好纠结,好纠结。 
   
  这个版本,经过一番纠结,终于做出了重大决定:1)Shylock是个受害者无误,他是被逼的,被逼的,被逼的,他的故事就是个悲剧,悲剧,悲剧;2)安东尼奥显然是个深柜,因为失恋所以整天抑郁地好像他在舞台上又不在舞台上(完美解决了存在感的问题)3)其他那谁谁谁,这个剧是喜剧嘛,就没心没肺一点吧~ 
   
  因此在舞台上看到的就是一个一心演绎悲剧的夏洛克,和抑郁得出戏的安东尼奥,还有没心没肺到惹人烦的巴萨里奥和鲍西亚的爱情戏份:鲍西亚是个美女没错,不过巴萨里奥最初提到首先是说她富有,再提到她的美貌,他是抱着少奋斗三十年的目的向鲍西亚求婚的;鲍西亚美丽聪慧,可惜也是个颜即正义的坚定支持者,不过当意识到丈夫其实没钱的时候,在后续戏份中也毫不客气地展示自己的强势。 
   
  加上那些舞蹈啊,互动啊,场景啊,灯光啊,还有阵容啊,最终还是让这个版本变成了剧中那个金光灿灿的匣子。反正看上去,它是莎士比亚剧就好。 
   
  【题外话,忍不住脑内,假设,只是假设,夏洛克不是个犹太人,而是个穆斯林,还会获得那么多同情吗?这个剧,该怎么演?】 
  

老九门乱七八糟感想

1)话说要是读过亨利五世的剧本,读下来让人觉得这个国王必然特别英俊神武……直到我看到了他那张著名的侧面画像,官方介绍是当时最潮流的发型……我是幻灭的……然后看了某版特别还原历史的电影改编之后,基本对于这个角色的幻想一点点也没有了……直到我看到了本剧的男主,原来锅盖头(虽然中分了一下)也可以是帅的;

2)作为东北汉子的男主,还是稍微单薄了点,不过真来个彪形大汉,这个剧我肯定不看;养眼最重要;

3)二爷就是个安静的美男纸,连戏台下面有人闹场也不亲自动手;一开始觉得这个角色也太好演了……起初舞台上彩唱的时候觉得平平,后来看到二爷醉酒后为亡妻唱戏一处,见他的手眼身法步还真有那么点意思,才觉得演员是下了功夫的,挺难得,刮目相看……就是扮上的时候一看就没勒头,眼角都没吊上去,大概是怕演员不适应晕过去,不过眼线往下耷拉也是怪事,妆面也不太给力,且不说美不美,这角儿的精气神没出来,遗憾;

4)另,给二爷配唱的不知是哪位姑娘(听上去不像是男旦),没找到名字,光那几句还真不错,谁告诉我个名姓,以后有缘捧个场;

5)丫头和尹新月两个女性角色,趋于戏剧化的极端,现实生活中,都少见,相比之下演丫头的亏点,从头到尾温良贤淑,没啥发挥的空间……两个演员都不错,而且都是长的小模小样的……男主男配也是一水儿的酒窝脸,片方的审美真的好单一……

6) 审美单一的后果,就是在某些角色上完全丧失了审美能力……

7)感叹一下三叔的商业头脑,一般IP剧都作者啥事儿,这剧里三叔参与度非常高啊,连客串戏份都很足啊;

8)片尾曲的汉子,那小嗓可以再发掘发掘,将来票个戏什么的,很有前途啊!【就是辣么喜欢男旦啊!】



【一八】同人文推荐&整理1 较主观,欢迎卖安利~

国产剧也终于明白了卖腐是生存之道啊!(在萌上冷CP前,先搞个主流CP垫垫…)

炖肉小号:

推文2 7.22-7.29


推文3 7.30-8.7




转眼间一八tag也有3000+tag了 


为了方便新入坑的GN看文搜文,在此整理一些个人比较喜欢的一八同人文和作者。


喜欢这种东西比较主观,也欢迎各位给我卖安利~


给各位产粮的作者太太比哈特❤




一、小甜饼


安采之


强推这位太太的文!真的超有魔性!长沙话的梗看一次笑一次


全文甜甜甜,文里的每个角色都非常可爱。


佛爷和八爷负责全程虐狗,看完觉得特别心疼二月红2333


好烦  http://munihei1860.lofter.com/post/3e54a0_b98c11f


好吵  http://munihei1860.lofter.com/post/3e54a0_b9f356b


好嫌  http://munihei1860.lofter.com/post/3e54a0_badfb94




叫我脑洞制造机吧


太太的文风软萌软萌的,看得心里非常暖。每次看到佛爷吃瘪我心里就暗爽2333


团圆美满,今朝醉。(小车注意)http://naodongmachine.lofter.com/post/1d7d7cb8_baee148


可念不可说  http://naodongmachine.lofter.com/post/1d7d7cb8_bba6afd


欲擒故纵 http://naodongmachine.lofter.com/post/1d7d7cb8_bbe97f9


挑了比较喜欢的三篇。太太还有别的文,可以点进主页看~




茶果


太太喜欢写双向暗恋,一八两人的感情水到渠成的感觉特别棒!


郎骑竹马来  http://chaguowith18.lofter.com/post/1dbe5892_bb68bab


绕床弄青梅  http://chaguowith18.lofter.com/post/1dbe5892_bbc2fbd




酪王


看太太的文有种自己在谈恋爱的感觉,炒鸡甜!


礼尚往来   http://curlycheese.lofter.com/post/1cacf185_bab83fa


后知后觉   http://curlycheese.lofter.com/post/1cacf185_bb95327




chole


太太可以把剧里一个很小的梗写成一篇很甜的文,文风特别治愈,适合被捅刀的人


我好喜欢陈皮呀!


无题   http://shugdzbk.lofter.com/post/1d85ffb5_b97c0d7


倒戈   http://shugdzbk.lofter.com/post/1d85ffb5_b9f003a


胆小鬼   http://shugdzbk.lofter.com/post/1d85ffb5_ba6ffb8




不讲理(哨兵向导设定,1-6)by K


八爷的精神体让人能笑三分钟。不过,太太你倒是回来更新啊???


http://sowasi.lofter.com/post/1d987b70_bb695b7




喜帖与情书后记:颠龙倒凤 by懒得开花


我不管,我只认识糖字,不认识刀字


http://elaustrophobia.lofter.com/post/1dd263f0_bb35b22




八爷醉by明潜祭酒


委委屈屈的八爷真的特别萌


友情提示,不要去看作者另一篇 《八爷逃》,又是猝不及防胸口一刀


http://mingqianjijiu.lofter.com/post/1e22f46c_bb19aa8




记一次有意义的捉奸活动by麟猫


心疼吴老狗30S


http://kylinsama121.lofter.com/post/1e385bdc_b9ca347




上火by先生,算卦吗


我就是喜欢看佛爷吃瘪哈哈哈


http://kisskissmeeeee.lofter.com/post/1d6015df_bbb508f




一辈子by佳木的杂货铺


特别甜,还有肉


http://kiamugrocer.lofter.com/post/1d958926_bb97159




不爱吃橘子的神算不是好道士by沈跃进


一八和越端,超超超可爱的四个人


我不会说看完以后我萌了八X端……………………


http://tianwenxieshousyj.lofter.com/post/1e2bee11_bab522c




旧梦by Sampat


一八,前世越端。再圆满不过,再幸福不过


http://dongarmitage.lofter.com/post/314d22_ba1c468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by月下饮茶


一八,前世越端。治愈向,有肉~


http://yuexiayincha340.lofter.com/post/1e3a3272_bb18264




二、车


百无禁忌by莫更切


看的第一篇一八肉,虽然没有完整的肉,但人物性格非常还原,让人念念不忘


http://ww5ww.lofter.com/post/1cb0fb97_b964d1e




墓道矿车by幽灵未死


张副官: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http://ghost-pluto.lofter.com/post/1efe40_ba5f056




模范作死by江山颜


连载中。和佛爷一起笑看八爷作死,你们懂的


http://jiangshanyan.lofter.com/post/38bb95_bbed243




__徐卷卷


这位太太写的肉非常香艳 吞口水


玉汝于成 (小日常+肉 慎入慎入) http://xujuanjuan730.lofter.com/post/1cf65703_bab5df2


雪后初霁[一八] 这是一辆夜车慎入慎入  http://xujuanjuan730.lofter.com/post/1cf65703_ba2ab87




在下陆拾叁


太太写的肉恰到好处,人物性格很还原


随叫随到  http://harrylu233.lofter.com/post/1d7b9c80_b9d6d82


佛爷受伤以后  http://harrylu233.lofter.com/post/1d7b9c80_ba14b44




马里布的锅


失控,双A车


ABO设定,超带感超色气的AA文!想看太太继续写双A系列呜呜呜


http://renyunzong.lofter.com/post/441231_bb39e85


贡佛1,系列灵车漂移慎入!


靠啪啪啪续命。那么带感的设定那么带感的肉,居然只有一发就坑了???太太你回来啊!!!


http://renyunzong.lofter.com/post/441231_bb5fb46






三、正剧


似是故人归by夏绘梨衣


正文和番外都已完结。不能剧透,你们自己看吧……镇圈级别的


http://xiahuiyi.lofter.com/post/1cd64bab_bb476ef




经年by19801126


上中下篇已完结。猝不及防的一把刀,很好这很一八


http://yonghu19801126.lofter.com/post/1e3895a8_bab06c8




天道无常by先生,算卦吗


连载中。太太文笔赞,老八特别让人心疼


http://kisskissmeeeee.lofter.com/post/1d6015df_bb4332f




齐八爷的装b历程by永远爬墙中


连载中。太太更新得很勤,我喜


http://yongyuanpaqiangzhong.lofter.com/post/1e3a54d2_baeb004




殊途同归by夜雨声烦A


ABO设定。上面那篇是八爷O装B,这篇是B装O。都挺带感的~


http://anxi0529.lofter.com/post/1d54fb9d_bb03c4e




四、AU


择日疯by克拉德美索


佛爷是山大王,强抢民男


http://kradmesser.lofter.com/post/3d83c9_ba23d18




爱在斯德哥尔摩by19801126


黑帮AU,全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http://yonghu19801126.lofter.com/post/1e3895a8_bb33e15




我记得还有一篇网游AU啊,是我最早看的一八同人。


怎么找不到了???太太是删文了吗???




-------------------------------------------------------------------------


个人比较喜欢的大概就是以上这些啦


还有什么遗漏的好文,可以在评论里推荐~到时候会再做一个汇总~




再次给各位太太比哈特❤ 各位记得去给太太们点喜欢还有评论~


希望一八圈的粮越来越多。大家安心吃粮,和谐发展

[ EC ] 爱的预感(完)

某位友人来认领同好哈

寄茶:

照例感谢灵感来源:博尔赫斯,纳博科夫,还有我家名叫小龙虾的猫咪。如果有那么一小段Charles像个可爱的变态,那么——都是终极宇宙的锅。XD




爱的预感






1.




Erik Lehnsherr站在泽维尔天赋学校的大门口。




西彻斯特初夏明亮而柔软的阳光像一片透明的蝉翼轻巧地落在树叶和草坪上,并将他手里的一捧花朵上泛着珠光的水滴晒干。十分钟前他正路过一个被精巧打理的花园,女主人手里的洒水器在青草芬芳的空气中画出一道影绰的彩虹,她答应了他买下几朵探出栅栏外面正含苞的杏色玫瑰的要求,好心地剪掉茎上的尖刺、用丝带将它们系成一捆,还从花坛里摘下几朵惹人怜爱的三色堇作为装点。“希望您的爱人能喜欢它们”,她笑起来的时候有着深陷的甜蜜的酒窝,树影在她的半边脸上投下阴影。




哈德逊峡谷的呼吸像匀速航行的时间一样悠长,在夏天里仍带有一点来自河流最宽阔一带的湿意,风像小猫咪冰凉的鼻子贴着皮肤轻嗅。他举着一张明信片把它和面前那栋古老打着盹的建筑相对应,硬卡纸背后因为光线而印出一些好看的藤蔓般的花体字,仿佛因为湿润的空气而生长得更为热烈。




“人们的宿命是相互团结,而非党同伐异(The Destiny of Man is to unite, not to divide.)*——你收到我寄过你的书了吗,Erik?我希望你喜欢它。”




他想起这次来纽约是为了见Charles Xavier——这是在他们生命中长达二十年的时间里的第一次约见。假使不是每次命运安排他们巧遇都仿佛随意洒落的馈赠,这馈赠又丰富得好像去西班牙人家里赴宴将近午夜仍孜孜不倦补充进饱胀而欲睡的胃里的酒液和甜食,他们也许不会缄口不言任由这个约会拖延二十个夏天。Charles Xavier拥有的那种繁复却不惹人厌烦的写字方式和他与人对话的方式一样漂亮得毫无二致,就像现在他也不懂得为什么一封邀请函上要抄录一句涉及全人类的箴言——这箴言同样看起来过于笼统以至于让人找不出错,却令他感觉到隐隐的不安;就像Charles坐在那个狭窄建筑墙面上用哥特体写着“鹰与儿童”(The Eagle and the Child)的酒吧里对他说托尔金就坐在同一个位子上写了《魔戒》一样的语气,让他觉得熟悉而可笑。




1953年水仙花全都凋谢的季节里,他在牛津见过Charles——那是第二次,纯净的蓝色龙舌兰打翻在夕阳里把天空浸染成一种无法复制的颜色,不远处一队乐手正排着散乱的队伍走过来,涂成三色的鼓挂在脖子上被咚咚敲响,而Charles和朋友们坐在方院夏日里一遍又一遍修剪的草坪上懒洋洋地拨着吉他的弦,一排威士忌酒瓶破碎地倒在身边。他站在他们的对面把自己的Fedora摘下来把玩,掸掉帽顶上的一层潮湿水雾,并用目光描绘Charles暗红色的饱满嘴唇。当他们的眼睛终于碰到彼此的时候空气中的饱和的蒸汽凝结成微小的雨滴在他们之间纷纷落下,而Charles欢快地向他招手,神情被笑意点亮——“您要来和我们一起喝一杯吗”,他肆意在昏暗下来的暮色里露出两排发亮的牙齿,眼角拉成的两座小桥下流动着属于青年人的混乱无序的勃勃生机。




恍惚间Erik也差点忘记了第一个吻的存在,那是四年前从那艘满载乘客并在经过自由女神像时发出焰火晚会般震耳欲聋的欢呼和掌声的轮船上下来之后,在曼哈顿的一个小酒吧里他遇到一些正在毕业旅行的高中生——为Charles买完酒之后他才用恶作剧般的语气告诉他自己才18岁——喧闹的人们在午夜充满暧昧热度的空气里交换着眼神、话语和抚摸,而Erik困倦地点上一支雪茄,一阵无处安放的疲惫和失落袭上他本应该兴奋过度的神经。在麻醉般的蓝调、酒精和烟气里他收获了来自拥有最鲜艳的红色嘴唇的少年的吻,那双蓝得惊人的眼睛里潮汐似的涌现一种令人费解的怜惜,同时却又天真得让他感觉自己犯下了比被一个年轻的草莓味湿吻诱捕更加严重的罪行。




Charles看上去则是真切地忘记了(也许是还没来得及想起),他正打算和朋友们挥霍一整个晚上庆祝大学生活的结束,并慷慨地邀请Erik和他们一起到Magdelan桥下划平底船。Erik和拉扯着欢笑着的学生们走过一对又一对长椅上絮语的恋人,那些几百年前的石墙仿佛也因为醉酒的氛围和按捺的蠢蠢欲动而飞上温暖、黯淡的霞光,而他只是在这光线下过于专注地盯着Charles同他说话时飞扬的神情,以至于错过了那些话语所拥有的大部分含义。




Erik跟着Charles上了最后一条船。那些被水洼沾湿裙摆的姑娘们和小伙子一对一对漂浮在他们视野里越来越远的前方,人们之间越来越近的距离被暗下来的天色吞噬殆尽。 Charles仰面躺着,他闭着眼,两只手指栖在太阳穴上,沉默仿佛是不言自明地想起了他们比一个吻还要短暂一些的关系——又或者他与所有人初见都有这种一见如故的奇异化学反应,Erik忧伤地想——你在读我的心吗,Charles?(Reading my mind, are you?)




“我在读你的身体(Reading your body.)。”*蓝色眼睛的男人的脸上是一个真诚的、被雨水浇透的笑容,两颗属于布偶猫的虎牙钝抵着下唇。




他的头发被打湿了,Charles也是。整栋宿舍楼里几乎没有人,窗外的方院只剩狂欢过后被抛弃的晚风和雨水。当他们从一个默默降临却凶猛结束的亲吻当中分开的时候,他几乎要为昏暗烛光下蓝色眼睛里泛起的那种属于反射的闪亮的悲伤所灼伤,于是谴责般的加速剥开对方衬衫的扣子。Charles跪在床上沉重地吮吻他肩胛骨上一块裸露的皮肤,摩挲他的腰然后抽掉他的皮带,把他带着翻倒在床上。于是Erik顺势用手臂把他困在床和自己之间并毫不犹豫地往他身下试探,又将吻像夏日仿佛蒸发在空气当中的雨一般缓慢温热地落在他的胸口,而身下的年轻人只是以一种全然敞开的姿态向他索取着,手指碾过他背后弓起的骨节,并计数般发出心上抓挠的喟叹。他想那一定是痛的,烫的吻和舔咬,另一颗心脏在他唇下疯狂跳动,还有互相挤进身体里的时候Charles在用力看着他的间歇眨落的琥珀似的泪——为什么Charles Xavier拥有一种悉知一切的狡黠和善解人意,却只向他投射一些仿佛翻看了整个世界的悲剧之后的通达的怜惜,为什么那双广阔邈远的海浪回音般的眼睛美丽得好像某些破碎会应预感召见姗姗而来,而他自己亦分享这伟大美丽所附带的痛楚,如同那桥边潺潺滴落的水阶一般摔碎在这个预知里?








*“人们的宿命是相互团结,而非党同伐异(The Destiny of Man is to unite, not to divide.)*——来自Once and Future King


*“我在读你的身体(Reading your body.)。”——来自漫画,是在某一条微博里看到的(有没有姑娘知道出自哪里?)






2.




在那之后他们也许交换了一些信件和明信片,Erik记得他寄出一张镜子般的日内瓦湖和高耸的重建后的喷泉,还有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高大木棉树和柔顺皮毛般的发亮阳光……大约还有克拉科夫寄出的印有奥斯维辛俯瞰图的一张,虽然他已经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去的波兰,也不记得自己去那里做什么了。因为他在很多年里没有一个固定的地址,他们不可挽回地渐渐失去联系,短暂的交流甚至没有在他的生活里留下一条清晰的踪迹。




再一次见到Charles是1962年,那已经是九年之后,在一艘从迈阿密港口出发幽灵般向巴哈马群岛航行的游轮上,他们身边的人们隔着船身在海的呼吸上行走和交谈,装饰着无数金色链条和水晶坠子的枝形吊灯将流光倾泻在装着暗红色液体的酒杯里,女士们精巧的耳环和裸露的背部皮肤仿吸收了那些灿烂的光彩般反射着饱满的色泽。青年画家在游艇上展出的画作令人颇感乏味,尤其当其中呈现的女性躯体都拥有一模一样的线条,仿佛芭蕾舞者和孤独的割麦女工身体里都有着画家唯一情人的灵魂住宿在千篇一律的高耸胸部和纤细腰肢。




Erik是在一副浓墨团成的金黄色、深绿色和棕色前面看到Charles Xavier的背影的。那些曾被Erik舔吻过的手指捏着细长的玻璃杯颈,他的右手搂着一个深栗色头发的瘦小女人,昂贵面料的西装领子稳稳贴着他每一个嘴唇触碰身边人脸颊时脖颈的移动。那一天他知道了Moira MacTaggert,Charles说他们就要结婚了。




一会儿之后他不得不从那些令人眩晕的笑容中慌不择路地脱身,甲板上窒息的咸味晚风让他忘记了自己什么时候在明亮的迈阿密海滩上看见那张画着一艘帆船的黑白游艇广告,又为什么用两百美元买下十天的船票,只有那些缓慢流淌的明黄色、绿色和棕色渗透了每一根神经,它们来自那个面朝草坪和夜雨映满烛光的宿舍床头一幅微缩版《向日葵》,在多年以前的皮肤相触的记忆里沸腾着滴落在心上。他们的生命仿佛以每次相见为刻度,大部分其他的日子都晦暗得令他失去回忆的能力,仿佛无根地漂浮在宇宙的所有维度里、在别人的痛苦中寄居,而他不愿找回它们,就如不愿知道为什么Charles总是用那种洞悉的眼神悲悯而希冀地望着他;有些含义因为过于沉重而被抛弃,可他仍然背负着它们的惯性,并以命运安排的偶遇为假托寻找Charles Xavier的眼睛,寻找分享、解脱和安逸。




——如果一开始就从未认识你的话一切都会变得容易起来,可是Charles,我要怎么做才能从你那里把属于我的黑暗拿回来?它们被你夺走之后已经被你所散射的无限温柔消化殆尽,但你不知道那些温柔的命运终将是被浪费和丢弃,而我早在一个无望的预言里看见了这些,并不得不因此而离开你。




第二天他们在拿梭下船,码头上来去的人群和到处散乱的行李箱让Erik很快地从Charles和Moira身边逃离。他没有再和那艘游艇一起回迈阿密。有几天他失魂落魄地走过墙面漆成淡黄色、粉红色和蓝绿色、屋顶以深色木板钉成三角形斜坡的房子,街道如同丛生的荆棘刺穿他的胸膛,华氏九十度的天气里衬衣被汗浸得湿透,路边刚买的Gelato顺滑柔软,入口却仿佛云朵中尝到欲来的冰雹;空气吞吐着灼人的火舌,远处的海浪声被装在一个椰子的外壳里似的在他耳朵边摇晃着一首关于不告而别的歌曲的结尾,而口腔里尝到的草莓味令他想起了几个句子,它们最好的宿命也许是被Charles所拥有的加了砂糖的牛奶般甜蜜而克制的嗓音颤抖着念出——




在我的爱人和我之间必将竖起


三百个长夜如同三百道高墙


而大海会是我们之间的魔法一场








*街道如同丛生的荆棘刺穿他的胸膛——和下面的诗句都出自博尔赫斯《离别》






3.




在那之后又是几年时间,Erik本以为他们已经用光了生命中能够相见的次数,却带着刺痛的惊喜在林肯纪念堂的游客里再一次辨认出了Charles。那是整个美国的年轻心跳被源源不断送去东边被枪声终结和取代的时候,而对方过长的卷发和墨镜差点使他们错过。他一个人站在沉默的白色大理石雕像下面,双手揣在皮夹克衫的兜里,料峭的春天冷气从他脖子侧面发红的裸露皮肤里钻进去,在封闭的血液里飘荡一圈被捂热成一声白色的叹息逸散回空气当中。




他们踩在潮汐池两边的草坪上随意踢踏着掉落的树叶,枯黄的碎草根已经被清理干净,崭新的绿色还没有铺满泥土,深橙红色的晚霞在不远处笔直高耸纪念碑最底部的地平线边氤氲开,映照着镜子般的金属色泽的水面。他觉得一切都令他感觉梦幻般的熟悉,那草坪两边昏暗的小山一般的树丛的剪影,嬉戏着游过摇晃的倒影将其在涟漪里剪碎的野鸭,还有Charles那些被时间贮存在虹膜后面的天真、迷惑和仿佛没来由的悲伤,他告诉他自己和未婚妻分手有一段时间了,他的妹妹跟他大吵一架并搬了家,还有其他不值一提的糟糕事情——也许生活有时候确实会变成这样,他低着头平淡如水地说。




Erik为此感到一阵可笑的愤怒,仿佛Charles能对命运做些什么却没有做,只是默默承受了这些,并将别人生活里的尖刺也全部包揽下来。他看到Charles的内脏痛苦地反刍着那些不应该属于他的毁坏,并在时间缓慢的疗愈当中反复溃烂。而Charles本人,在那些蝉濒死的夏日离别和心的危险流离失所之间挣扎着,同时享受着这苦炼般的挣扎———这一定是他想要的,对吗?那些别人避之不及的,恰巧是他最需要的。一种牺牲者的自我实现。一种思想者的道德优势。Charles的存在本身就已经那么令人心碎。




他忽然恨透了这些玩笑般一次又一次发生的巧遇,因为Charles Xavier从他这里魔法般带走了黑暗的淤积,那些看似巧合的互相抚慰当中他看见了险峻的预兆,仿佛就是他们为了逃避才每一次都紧紧抓住那些会在犹豫中流逝的暧昧的事物,然而有一些东西却仍然在他们之间绝望地悄然溜走;因为当他们相遇的时候他生命里其他的一切都成了一团意味不明的力量拉扯着他,好像这是场酒神占据的失却理性的流动盛宴,鲜活的情感是扼杀宏伟目标最好的间谍,而他需得逃离,否则他为之奋斗、为之生活的其余的一切都将被深深质疑而失去任何存在的意义。




Charles在他边上深吸了一口气,眼眶泛起一圈粉红色,紧咬着嘴唇。他温暖的褐色头发不知为何看上去像被打湿了一般,让Erik觉得一阵柔和的针刺般的疼痛在他心上缝补着。他伸手从那些柔软的卷发当中穿梭过去,然后把Charles搂到自己的怀里,而Charles全然静默地伏在他的肩头,身体却仿佛所有神经都已不堪重负般地持续颤抖着。他觉得自己的记忆一定缺失了一块,那个年轻而充满棱角的高傲灵魂仍完整驻扎在这具身体里的时候,他分明听他说过那句不舍日夜在意识中回响的句子——“Erik,你不是孤身一人(You are not alone)。”




一切都变得静而暗下来,波托马克河边的红橡树的叶子一片一片火焰般飘落在灰蓝色的平静湖面上熄灭,松鼠飞快地逃进黑色阴影;一切都笼罩着平安而无望的静谧。Erik侧过头让嘴唇贴上Charles汩汩跳动的太阳穴,用鬼魅饱餐灵魂的模糊声音回应着他。




——“我想要和我一起。(I want you by my side.)”






4.




他搞不懂为什么自己一次又一次遇到这个蓝眼睛男人,好像在那些熟悉的街角转个弯就能遇见他似的,而他不想承认自己有些时候得要加速步伐走路以免自己在每一个路口张望。有一回他例行拜访母亲,却发现隔着两栋房子的邻居们和Charles吵闹地挤在一起,正在门廊里脱下外套拍着上面的已经凝成水珠的雪花,他则站在门口惊愕地一句话都说不出,凛冽的风卷着那些在他喉咙里挣扎着的百味杂陈冷飕飕地窜进室内。原来那家的孩子是Charles的学生——这么说,他是个老师了——指不定还是校长,Erik啜饮着热巧克力默默想着。而那个被思考的对象则以一种极其安逸放松的神态和姿势沉没在沙发里,热烈地参与着一场冬天节日般的家庭谈话。当Erik快要在甜蜜的橙花味道睡着的时候,他左手边那盏散发着芬芳的烛火擦到锡纸的底部瑟缩着熄灭了,空气陡然变凉;而他发现对面墙上的挂钟停摆已经很久了。另一次则是从一个深夜的地下马戏团出来,他不记得因为什么而极度伤感和愤怒(也许是因为旁边的情侣互相太过热情或者是被约会对象放了鸽子,也有可能自己是个动物保护主义者,他自嘲地想),跑过十几个街区后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和手里紧攥着的票一样皱巴巴的了,正要穿过马路的时候他看到了Charles,那人领着一个抽噎着的女孩儿在对面走过,然后消失在转角处。还是同一年,在一家咖啡馆的留言簿的最后几页他看到一幅肖像画,他几乎能确定那是Charles,可是画画的人却没有为他加上头发,他猜想那一定是某个学生的恶作剧。在华沙的时候他匆匆走过城堡广场,蓝绿色的尖顶被雨后阳光照得闪闪发光,好几分钟后他才忽然明朗那个红砖墙上坐着看书的人分明是Charles。又过了好几个秋天,他收到一本在马拉维的热带草原上转了一圈之后终于抵达正确信箱的《永恒之王》(由他母亲转邮),书的封面上有了一些令人恼火的压痕,盖了红色误寄邮戳的地址栏上用蜷曲的花体写着一个纽约州西彻斯特的地址,还有名字。Charles Xavier。




那些年的间隔里他真正结实地见到Charles是在巴黎。塞纳河的夏日黄昏美丽得令他恍惚,于是他无家可归般在那些绿树上长出的冲天的瑰丽的粉红色之间游荡了一阵。咖啡馆的露天桌椅呆坐着无所事事的人们、路口满溢着百合和康乃馨的鲜花店、雨中路灯的黯淡光芒,都仿佛印在那些转筒上微弱地散发着硬卡纸味道的明信片上似的,静默着目睹他毫无意义的路过而不发一语。




等到第八天他在卢森堡公园里看见Charles的时候,他终于知道是什么把自己留在这儿那么久了。




Charles坐在轮椅上,身后爬着青苔的石花坛里饱满地开放着一簇亮黄色花朵,而他正弯腰逗弄一只扑上他膝盖的猫咪。阳光像枫糖浆般斑驳地落在喷泉繁复的浮雕上,还有一些和血色的枫叶一起寂然凋零在池面。他想起刚才当他走过那喷泉的背面的时候,丽达与天鹅的石雕仿佛活起来一般嘲弄着他。主宰一切的神异之心羽化成暴力,而推就的爱欲颤抖是败壁颓垣,屋顶和城楼焚毁和阿伽门农死亡的缩影*。我们岂非要享受这不公,在地狱中歌颂那送我们下地狱的命运之手?——若你终将享受这属于受害者的苦痛的高潮,也许你将得到它所赐予的智慧和涅槃,而我不愿——Charles,我不愿。我一定触摸过以利亚法袍上的花纹,那些糟糕的预感正在缓慢滴落。




我不愿你像如今这样。




那天晚些时候下起雨来,路边槐树的树干被淋得乌黑而粗砺,显得那些淡黄色花蕊更加俏丽。他们在雨中走着(Charles推着轮椅),就像每次遇到那样说着些普通得令人心碎的事情;而他在口袋里掐着自己的掌心,无意中摸索到一片纸的边角,那是第二天前往法兰克福的火车票。他们的相遇又像往常那样悠然滑走了,在Charles巴黎的住所里一场僵持的棋局之间他的朋友忧虑地小声说着“上一次是好久之前了(It's been a long time that I played)”,那让Erik有一会时间都希望他们没人能赢,就这样来来回回地什么都不干,只是一起存在于对方面前。他走的时候雨变得急促,Charles坐在敞开的阳台前面,那些透明的窗帘因为风被卷进室内,像波浪般涌动着。“再会,朋友。(Goodbye, old friend.)”Charles的声音听起来像一声叹息那样难以捕捉,但Erik确信自己听到了,即使他的朋友连头都没有回。








*主宰一切的神异之心羽化成暴力,而推就的爱欲颤抖是败壁颓垣,屋顶和城楼焚毁和阿伽门农死亡的缩影——化用自Yeats的Leda and Swan






5.




Erik Lehnsherr站在泽维尔天赋学校的门口,他看着那块毫不引人注目的学校铭牌想起了最后一次见到Charles Xavier的情景。




那是个躁动的暑期假日,博物馆的休息区里装满了啃食着汉堡的吵吵嚷嚷的青少年,当他正吮吸着最后一点可乐并仔细观摩一座恐龙骨架的时候,仿佛有一瞬间所有人都静止不动了。他听到轮椅在大理石地面上微小的摩擦声,然后Charles出现在他的身边。他发现那双眼睛里的浅蓝都沉没下去,成了一种静谧无言的更深的颜色,它们周围的皮肤也因时间的不可抗力而出现了一些深富远见的褶皱,但Charles的西装还是像从前一样恰到好处地贴合着皮肤,即使坐着也没有过多折痕。




他在帽檐的阴影里等待了一辈子的时间,终于一个银色头发、黑皮肤的女人出现了,在胸前交叉着双臂把他迎进学校。他首先看见的是一座已经染上枯黄的象牙白的圆形喷泉正持续地喷洒出发光的水雾,然后是明信片里的那座城堡般的房子,已经被凉浸浸的茂密爬山虎铺满。那迷宫般的灌木墙圈起的草地上乱糟糟地排满了白色座椅,遗弃的紫色和淡黄色花圈仍在幽幽散发着香气,而空气当中还有另一股烟熏的味道:像他和Charles灌进喉咙里的那些单麦芽威士忌,又像葬礼的烛火气息。




忽然这些年间失去的一些东西倒流回来了,他仿佛因此而明白了一些重要的内容——为什么除了和Charles一起的时间他生活里其余的内容都暗淡无光,为什么那些来自30年代的古董挂钟在他出现的时候都懒得走动,为什么他像寻找着什么似的一遍又一遍在世界的边缘旅游,为什么那些海面像掉落了星星一般悲哀而闪亮地唱歌,还有当他握住Charles的手的时候,那些已经衰老的青色血管松弛地在手背上浮起,而他自己的手却仍然年轻而有力……




他带着一种强烈的、心如刀割的预感拂过那座白碑上深深雕刻的X形字符并绕到它的正面;他手上那束柔若无骨的花束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这时他发现原来它已经被好好地放在比皮肤还要温热的石阶上——他在那块崭新的碑上找到属于Charles Xavier的侧脸。






6.




夕阳西下。残破的红色如泣如诉地哀唱那些杏树里的一阵啭鸣,云朵瑰丽地燃烧着,就像多年之前在奥斯维辛的第一个夜晚,冲天的火焰里焚灭着婴儿的尖利哭喊。他记得那些如影随形的预感,仿佛他一直确信温柔的结局是被无情撕裂,他向Charles讨要对方从自己那里不告而取的属于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创痛,而他的朋友用一种优雅而神秘的姿态对他摇头——在那个瞬间他就知道了Charles Xavier将会拥有的结局,他所确知的无望的预言原来就是他自己,是他所了解的人性。




做梦般的一生现在和Charles一起走失,如血的暮色里Erik Lehnsherr终于俯首拾起那些被他最亲爱的朋友所带走的东西。




他一个人枯坐着,对面的棋子再也不动。








你将把你生命的那道岸滨交给我


你自己并不拥有


投身入静寂


我将认清你的存在那最后的海滩


并且第一次把你看见


也许


就像上帝必将把你看见


被摧毁了的


时间的虚构


没有爱


没有我




——博尔赫斯《爱的预感》




END






fun facts:Charles说的所有的台词都来自电影和漫画,除了喝酒那句实在找不到有代表性的;这篇里所有着力描写的场景都和《旅行》以及原作或多或少对应(有心的姑娘可以找一找,自己写的时候觉得挺有趣的)


所以可以看作是番外吧。至于为什么7.5k字为什么写了5天,因为《旅行》写了半个月(低产者的神秘微笑)


比起Charles视角来说这篇写的急促热烈了些,并且刻意地抹去了许多不必要的东西。大概就是我觉得Erik会有的一种精神状态。但是有的时候很想把他那种冷酷沉着而又非人般driven的面具扯掉,所以让他虚幻而迷茫地在梦里追了Charles二十年……点蜡。

Shakespeare Lives 永恒的莎士比亚 听Ian Mckellen讲莎士比亚现场Repo

警告:流水账,迷妹滤镜,Unreliable Narrator,语死早

 

6月12日,我赶完上海电影节早场的电影,暴雨中直奔上戏,那时不过是12:30半啊,离进场时间2点还差一个半小时呢,心想我还是吃饭去吧,结果到了那儿,发现上戏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绕了两三层了!等到Po主吃完饭回来,队伍又增加了几十米。

 

排了大概大半个小时,终于拿到票,另一条拿着票进剧院的队伍也已经排得老长了,绕了门口空地好几圈。然而你会发现排那么长的队根本无用,因为两点演出厅的门一开,离门近的人都自动往入口涌去……现场略乱;那个入口特别小,门是玻璃的,门外站了几百号人,还下着大雨,想想这种情况,其实是有安全隐患的。主办方还是有点准备不足。

 

进去之后排了一小会队,直奔一楼,坐在了倒数第三排靠中间,前后都是妹子,汉子没几个。歪果仁也有几个。坐定,开始苦等爷爷出场。

 

等啊等,大概2点20分左右吧,主持人上场了。主持人是英国领事馆的小哥,太远我也看不清帅不帅,blahblah了一下,然后介绍了台下的一些贵宾,又上来一位英国方面的官员,说,开场前先来问问哪些大学的人来了啊,咱们点个名吧,人不是很多,有点点尴尬。然后又上来几个人说客套话。有个有趣的小细节,某位主持小哥为了配合爵爷的习惯,actor不念actor,念成actour(类似于mentor结尾的那个or),估计是在后台被爷爷教育过了。

 

话说这次赞助方还是相当给力的,不仅请来了爵爷,现场还有同声传译哦!开讲之后,我偶尔隐约听到后方有人在用中文叽里咕噜,起初只是觉得谁那么烦咧,后来才意识到那是同传小哥啊!原来进场时看到门口有人在领东西,领的是听同传的耳麦啊!就是不知道这位同传水平高不高啊。

 

大家好不容易讲完。爵爷终于登场了。爷爷还是那么潮,那么帅!米白色西服,黑裤子,围个蓝色的长围巾!全场沸腾啊!尖叫啊,欢呼啊!爷爷上台一鞠躬,底下的人继续欢呼,爷爷似乎被这阵仗给搞懵了,手背贴着嘴,一时不说话。台下一哥们吼了一声“别哭啊!’【拜托,我爵爷是见过各种大场面的好嘛!】结果爷爷一开口,念了一段和下雨有关的台词(出处不详),爷爷说,你看,总能找到应时应景的台词~我本来想找段和中国有关的,可是莎士比亚可能不知道中国吧【23333。原来捂着嘴巴是在想词】

 

【高能预警】这时,爷爷问观众,听说你们中很多人都是学生党吧,观众回答Yes~,爷爷说,你们知道你们要是考试前不好好复习会发生什么惨剧吗!观众交头接耳,有的已经开始get了,此时爷爷双臂高举,气聚丹田,来了一嗓子“YOU SHALL NOTPASS!“,甘道夫模式全开!那叫一个气势如虹,振聋发聩!全场欢呼!

 

爷爷又说待会儿我讲的时候你们不要拍照哦,拍照会让我分心的,不过我会给你们拍张照~说着掏出Ipad,给全场观众照了张像~爷爷捣鼓了一会儿,表示自己是个科技小白,照片效果回家再看吧。全场又大笑。

 

暖过场之后,爷爷开始讲莎士比亚了,简短地讲了下莎士比亚的生平,又说大家一定没想到吧,莎士比亚的剧剧情都不是自己想的,历史剧基于历史著作,其他剧都是基于之前已有流传的文艺作品。【这确实是真的,最夸张的是,某部历史剧,好像是理查二世,个别段落,他直接拿了历史书,把人家的句子从prose改成了verse,基本用词都保留。然而一样的故事不一样的讲法和角度,才是讲故事水平的体现。我比较认同一部会被剧透毁掉的作品一定不是好作品这种观点。】

 

爷爷说,我不是老师也不是莎士比亚专家,就是演得比较多。这样吧,莎士比亚有37部剧,我们来一一列举一下吧,把剧给过一遍,观众在下面开始报剧名~

下方报剧名。

 第一个响起的声音是Coriolanus(估计是个抖森迷妹吧)。爷爷说,你知道吧,其实这个不是主人公的名字,这个称呼是因为他打了胜仗;Hamlet你们知道吧?里面有个Polonius(就Ophilia的爹,被Hamlet失手捅死的那个),我觉得他一定也是年轻时候打过胜仗啥的才叫这个名字~然后爷爷循循善诱,记住哦,对你们考试有用!全场笑翻。

 

接着台下又报了几部剧的名字,有Hamlet,但爷爷并没有这时展开讲。

 

Measure by measure,爷爷说这个剧好难演。说n年前LA某学校的老师组织学生演该戏,那些学生年级都很小,英文也讲不好,爷爷说你干嘛让他们演这么难演的剧,老师说,这个剧是讲腐败的呀,和现实多么relevant。爷爷表示无奈。

 

到了King Lear,爷爷说这部很多人都认为是莎士比亚最伟大的剧作,一顿,说确实是莎士比亚最伟大的作品,很难演。我n年前演过,觉得自己并没有完全把握住角色,演莎士比亚,就像爬山,到顶很难,但爬到半山腰也是有很多美丽的风景可看。【我发现真正优秀的演员对于自己的长处短处优势劣势有非常清晰的自我认知,很清楚自己哪部分与人物不够贴,或者哪部分还没有真正得心应手,达到该有的舞台效果。真的对自己的要求非常苛刻!可能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有所成就吧】

 

后来爷爷说你们给报几个历史剧呗,下面报了理查三世和亨利四世(上下),爷爷说,我可喜欢亨利四世下了,你们知道为啥嘛?下面有同学说因为有Falstaff!爷爷说,啊,不不,不是因为Falstaff,RSC最近那个制作叫我去演过Falstaff,被我拒绝了,我不要演他,没有我这个剧才是完美的【意思是自己不适合角色,再一次感叹下职业演员清醒的自我认知】。

 然后爷爷开始讲故事,说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吧,排亨利四世下,我演里面的Justice Shallow;那时候我十八岁,为了演这个角色,带了很长的胡子,和尖帽子(此处停顿,观众意会,大笑),那时我可没想到后来会演Gandalf啊。

 接着他讲了下那一场的背景,就是Falstaff去乡间征兵,碰到了老相识Shallow,和他的亲戚Silence【这一场戏很好看,也好笑!】,接着当场表演了一段里面Shallow的台词【坐标,Act 3,scene2,就是Shallow回忆说我认识Falstaff的时候他还是内谁谁谁的侍从,然后感叹如今自己的老友一个接一个的死去,’death is certain to all, all shall die. ‘ 等等。爷爷接着台词说,我77岁了,我的朋友一个接一个的去世(此处台下有观众说了No~),真的,这是fact of life,昨天我还接到Judy Dench的电话说,说我们的一个朋友去世了,云云。爷爷的point是,莎士比亚非常喜欢探讨死亡。

 

【此时po主真的是泪目啊,希望爷爷及其友人,特别是Patrick爵士和Dame Judy Dench,一定要身体健康。po主又忽然想到上一次来上戏剧场,还是几年前的大唐贵妃,最后一场戏,玖爷亲自上台了!……于是简直悲伤逆流成河……】

 

又开始报剧名,观众报winter’s tale,爷爷大赞,说这个剧好,关于嫉妒的剧!【po主给爷爷竖大拇指,我和爷爷真是心有灵犀(你走开!】

 

As you like it,爷爷提了一下那个melancholy fool的著名台词,All the world is astage…【Act 2,scene 7】,当场又表演了一下。和开幕式那天晚上一样,很棒。

 

【Po主插播从NT live As you like it演员采访部分听来的冷笑话,演员被问到如何找melancholy的感觉时,演员回答,演出前吃很多watermelon和broccoli(melon-coli)】

 

接着报剧名,报了Twelfth Night,爷爷说你们知道吗,那是我看的第一部莎剧,也是我演的第一部莎剧,我眼里面的Marvolio(就是辣个有点蠢又很自命不凡的下人,被人捉弄误以为小姐爱上了他,然后出了n多洋相的家伙)。【没想到爵爷是以谐星路线出道的呢……】

 

The Taming of the Shrewd,爷爷说,这个戏现在不常演了,因为现代女性观众认为这个剧是在贬低女性,

 

Merchant of Venice,爷爷说,这戏在纽约不能演,因为有反犹嫌疑……虽然爷爷认为这部戏并不是在贬低犹太人,只是某个犹太人比较坏,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Midsummer night's dream,爷爷说这个剧里有剧中剧【莎士比亚最爱剧中剧】,RSC曾近尝试找业余演员来当剧中剧的演员,职业演员当剧中的观众。他认为效果不佳。

 

又提到了威尼斯商人。说他自己和这个剧有personal connection;原来本剧开头安东尼奥很郁闷,却不说清楚是为啥;爷爷则认为剧中的那个安东尼奥是个gay,因为自己的蓝朋友像他借钱准备和女主鲍西亚结婚了,爷爷说剧本已经很明显了,安东尼奥和巴萨里奥分明就是一个年纪大的有钱的gay和他年轻的蓝朋友嘛。说这个理论最近十几年,人们才发现爷爷说两次有人找他演,其中一次还是他的好友Patrick爵士演Shylock,结果当他和导演提起他的gay安东尼奥的理解时,都被否定,于是爷爷拒演【就是好盆友演的剧,也不能没有原则,给爷爷点赞!】观众掌声。

 

有个小细节,每个剧名都会由键盘哥打在doc文档里,投射在屏幕上,这位键盘手一开始打Coriolanas时,没拼对,爷爷说,哦,他不会拼写;后来粉丝喊Antony andCleopatra的时候,小哥打成了Anthony,爷爷说这个拼写通常是没有h的,小哥立刻改掉;爷爷真的是好讲究细节!这位键盘小哥后面还有很好的表现~且听后表。

 

接着说到Othello,说这个剧是关于嫉妒,说剧中的每个人都嫉妒他人。Po主立刻开始脑内关系图,比较有意思的是想想女主的嫉妒心是指向谁的,当然这个和本repo无关了。爷爷谈了自己演这个剧的经历(他演Iago),说这个剧里面演Iago的演员与演Othello的演员都不太容易相处,因为这个剧虽然看上去Othello是主角,但Iago却是那个可以和观众交流,调动观众情绪的人,说是说配角,却非常抢戏。他说自己和他当时的男主相处的不好,说问了很多演Iago的演员,大家都有同样的感受。最后还提到,以前演这个戏时都是白人演员在脸上抹黑色的油彩,但到了现代,黑人觉得这样非常侮辱人,于是在西方不成文的规定是这个角色只能由黑人演员演。爷爷说莎士比亚并没有说只有白人能演他的剧,也没有规定Iago必须是白人,但在族群多元的现代,有时要做出妥协。

 

讲到Tempest,介绍是莎士比亚最后写的一部剧,写得很美。爷爷朗诵了一段Prospero获悉女儿爱上了某青年的时候的独白。Point是某人又忍不住写死亡了。【Act 4 scene 1: we are such stuff as dreamsare made on., and our little life is rounded with a sleep.说是人生短暂,活的岁月被生前与死后的睡眠包围。有木有很熟悉,和哈姆雷特的to die is to sleep超像吧~所以伟大的作家也难免重复自己XD】

 

【高能预警】接着讲到Romeo and Juliet,全程高能!爷爷说这部剧 is allabout sex【严肃地说:简直太真相了】,说自己演罗密欧的时候,已经39岁了,其实太老了,剧中罗密欧只有16岁,朱丽叶14岁;说阳台那一幕,其实莎士比亚剧中从来没有提到balcony这个词,应该是后来演员们脑补出来的,这个传统沿用至今,l女主在阳台上当然好啊,可是男主在下面背对观众,一点也不好~还说自己一把年纪还要爬楼梯上阳台,还摔了呢【也不知道真的假的】。爷爷开始表演(怀春少女)朱丽叶 ,他还铺垫了一下说大家都知道莎士比亚的时代女人都是男人演的吧XD。念的是Act 2 Scene 1 阳台,为什么你的名字叫罗密欧那一段,大家都懂的,高能的是后面那一段 Act 3 Scene 2,...Come Romeo(这一段里面出现了好多遍)……give me my Romeo, and well I shall die...爷爷说,你听到come这个词了吧?全场妹子们了然地哄笑。爷爷又解释说Die这个词就是having sex,ejaculating啥啥,全场接着哄笑【严肃脸,古代英国人觉得性高潮是另一种死亡,所以这里的性暗示是说得通的】。

 

【写到这里Po主突然想起杜丽娘游园之后惊梦之前蹭桌子的身段,还有一整折寻梦。汤显祖和莎士比亚不愧是同时代的伟人!脑内怀春少女技能满点~~另外,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果然是作家的好朋友~】

 

接着谈到两人私下婚礼过后,就终于sex了【发生在场景切换之间,就是过去电视里面的拉灯/黑屏】,到了凌晨的时候罗密欧要走了,朱丽叶挽留他说,白天还没到呢,你听到那是夜莺的叫声,不是云雀,that pierced the hollow of thine ear【Act 3  scene 5】,一开始演的时候他们觉得这个应该很诗意,但导演说,其实这是很真实的,你想想刺穿你的耳洞这个说法多怪啊,这个修辞的角度是多么刁钻啊,是要表现两人的亲密,所以不能演得跟念诗一样,不要shakespearan,要表现他们的joy of sexualsatisfaction。总之是要强调莎士比亚的剧作是很human,很真实的。爷爷又翻了翻一本估计是莎士比亚剧集的书,说里面这种太多了【谁让莎士比亚是黄暴小能手呢】。爷爷接着感叹说,唉,这个剧吧,年轻的时候not old enough to understand, 当你真的懂的时候,又tooold to play。【相信很多演员都心有戚戚焉,年轻的时候有美色却演不出层次和深度,等到终于历练出来之后,美色却又不在了。反过来问观众也是一样,你是要看14岁生嫩的杜丽娘,还是看40+甚至是60+炉火纯青的杜丽娘?恋童癖不许发言。】

 

【高能预警】又开始报剧名,下面有人吼了一嗓子’Harry Potter!’【此人估计是托】,键盘小哥于是认真地把HarryPotter打在了大屏幕上,全场大笑,爷爷说,啥!Harry Potter!我才没演过Dumbledore好嘛!全场笑翻!!!爷爷你也太懂这个梗了!

 

报到Much Ado About Nothing,说这个剧不错啊,顺便提起了作者对soldier/warrior character的偏爱,还说这个剧不好演。爷爷提了下说他还以为上海电影节会选Kenneth Branagh的这部剧,结果没选。【吐槽一句,这次选的莎士比亚电影都是些悲剧+历史剧,历史剧里除了亨利五世算是以胜利和联姻结尾,理查三世本质上还是部悲剧。真的就没有喜剧!】

 

Julius Caesar, 爷爷说,莎士比亚喜欢写把站在权力巅峰的男人拉入凡尘,(man of power,bring them to our level)。接着就说到了孟德拉,讲了下孟德拉的生平,讲了他把牢底坐穿的经历,说他坐牢的那些年里,监狱内流传着一本外面套了宗教书封皮的莎士比亚剧集,后来被称为the Robben Island bible,狱友们不仅读还会在书中做标记,孟德拉也标了,标出来的那段是’ Cowards die many times before their deaths, the valiant nevertastes death but once...Seeing that death a necessary end, will come when itwill come’ 即出自这部剧【Act 2 scene 2】。爷爷说,莎士比亚的剧光凭阅读是很难理解的,然而孟德拉却准确无误地领会了他的意思。

 

All’s well ends well, 爷爷评价说是早期作品,现在很少演了。

 

后来又给他带Hamlet去了,放了一段MelGibson那版的视频,是Hamlet遇到父亲老Hamlet鬼魂的剧情【作为一个Mel Gibson黑,这版我是看不下去的】,爷爷说舞台上是没办法,都是真人演鬼魂,电影就可以用各种特效做出鬼魂的效果【Po忍不住回想了一下DTT版的五毛钱特效】,但这部电影的导演却选择让活人直接演鬼魂,只是通过说话的语气语调,来说明他鬼魂的状态。既然讲到Hamlet这么有名的剧,爷爷怎么可能不演一段呢?呵呵,没演to be, or notto be——演的是Hamlet不知是否该相信鬼魂的言辞,于是安排了一群伶人演戏,试探他的叔父,叔父的反应确认了鬼魂的话,此时他是怒火攻心,Oh what a rogue and peasant slave am I!…Oh Vengeance!...【缺亲Baribican那版的这一句的演法和念法和爷爷超级像!】爷爷演的超级投入,动作表情一应俱全!这段其实挺长的,演完之后爷爷说,哈姆雷特靠演员的帮助才获知真相,他很喜欢这个剧情设计。【那是,在莎士比亚成为一个成功的剧作家之前,他曾经是一个不成功的演员啊,胳膊肘怎么滴总的往里拐吧XD】

 

爷爷又开始鼓励大家报历史剧,我猜他是准备了某部历史剧的段落,大家报了Henry VIII,爷爷说写这个剧需要勇气哦,因为亨利八世是当时伊丽莎白一世的亲爹哦,不好写。

 

下面又有人报了Richard II。爷爷说这剧里的国王觉得自己是上帝选中在人间的代言人,因此他的权力高于一切,直到Bollingbroke反叛后,他才意识到权力的真相:国王是属于地上的。【这位理查二世好像是第一位用we自称,还要别人叫他your majesty的英格兰君主。】演了一段理查二世领兵攻打爱尔兰回国,结果听闻Bollingbroke反叛、亲信被杀之后的一大段台词,就是let’s talkabout graves, worms, epitaphs…Let us sit upon the ground and tell the tales ofthe deaths of king…Act 3 scene 2。

 

接着报历史剧,King JohnHenryV,爷爷说还有呢,观众说亨利六世【其实是上中下三部剧】,调皮的键盘小哥打上了”all theother Henries”……233333

 

接着讲到Macbeth,麦克白;爵爷70年代中年的时候和Judy Dench演过,在一个100人的小剧场。爵爷说你看Macbeth又是个战士。爵爷盛赞了Judy Dench,说她是最棒的麦克白夫人,放了一段79年电视化的Macbeth里面,麦克白夫人梦游洗手,说了很多胡话,被身边的嬷嬷和医生全程围观的片段:Come out, damned spot! Out, I command you! One, two.…… But who would have thought the old manwould have had so much blood in him?……【Act5,scene 1】这一段真的非常非常棒,每个演员的处理方式都不一样,Judy Dench在说完“全阿拉伯的香料都无法熏香这只手”之后发出了一声哀嚎,情绪非常到位,效果非常震撼,那种恐惧和绝望,表现的简单,直接,有力,确实是最棒的麦克白夫人!爵爷说Judy Dench这么演,不下三百次吧(不确定是我记错了,还是真的有这么多)。爵爷接着讲解了麦克白获知王后死讯后那一段超有名的独白【Act 5,scene 5】:

 

Tomorrow, andtomorrow, and tomorrow,

Creeps in thispetty pace from day to day

To the lastsyllable of recorded time,

And all ouryesterdays have lighted fools

The way to dustydeath. Out, out, brief candle!

Life’s but awalking shadow, a poor player

That struts andfrets his hour upon the stage

And then isheard no more. It is a tale

Told by anidiot, full of sound and fury,

Signifyingnothing.

 爷爷进入了老师状态,重点讲解了这一段,而非仅仅是表演,说这一段是Blank Verse(不押韵的五音步抑扬格),莎士比亚爱用的诗体,就是一句话凑满十个音节,按照轻音-重音一对,五对出现,de-Dum/de-Dum/de-Dum/de-Dum/de-Dum,这样,你看莎士比亚又讨论死亡了吧;说到out, out, brief candle里面out叠两遍,是掐蜡烛芯掐了两次,第二次才掐灭,可见这段是多么真实,贴近生活;说最后一句没有凑满五对音节【最后一句应该也不是抑扬格,好像是扬抑格。】这段中间爷爷为了强调音韵的重要,说audience这个词的来源于audiere/audio,就是听的意思,所以你们最重要的任务是听,看是次要的。【港真,在莎士比亚的年代确实是这样,观众坐在剧场位置不好的地方,恐怕连演员的表情都未必看得见,但大家都会非常用心地听念白,作为看剧的方式……不过和现代人有电影/电视,早不吃这一套了,呃,其实也算是文化的进化吧……】

 这里他又提了句,其实最需要学莎士比亚的不是你们这些学生,而是演员;莎士比亚的剧作是写给演员的,在世时甚至从未正规出版过,都是他逝世后,演员们一篇一篇收集起来出版,以纪念他。观众鼓掌。

 

Cymbelline,爷爷念了一段里面诗句,Fear no more the heat of the sun...All lovers young,all lovers must Consign to thee, and come to dust.【Act IV,scene 2。】

 

Love Labour's Lost,说自己学生时代演过这个剧,还是个音乐剧,演里面特别迂腐一老师,特别爱自造一些长的要死不知所云的词;现场把那段唱了一遍,爷爷说我都六十年没唱过了。

 

到了这里,屏幕上37部剧都报全了,爷爷恭喜了一下上海的观众,你们很棒!

 

终于讲到Richard III,爷爷说这是我个人非常骄傲的一部作品;提到Richard III和Macbeth一样都是great soldier terrible king。爷爷说当初创意的时候,大家说怎么演比较好,主创觉得这部剧对于不熟悉的观众很难分辨人物的关系,因为中世纪比较简陋啦,人物穿着不像后来可以体现身份,观众看不出谁是国王和王后,士兵套个盔甲就能上战场,没有制服;放在现代,士兵有制服啊,因此一眼就能看出理查三世的军人身份。接着放了一段他那部电影开场的独白,看过电影就知道虽然舞台上这一段是面对观众,剖露理查三世心迹的独白,但在片子里前一半是他在公共场合致辞,什么严冬过去了,约克的太阳/儿子终于扫尽阴霾,带来了夏日,云云,下面的群众都在鼓掌,镜头一切换就排到理查三世上洗手间,独自念了那段什么因为我先天有残疾,从小就不得宠爱,既然做不了爱人,干脆就做个坏人云云,这一段理查三世甚至直接面对镜头,看着镜头外的观众来讲台词,以示表露心迹。看得出爷爷个人对于利用电影的优点搞出的这个创新非常得意。

 

讲完Richard III,这个活动也终于到了尾声,爷爷又表达了一下自己对莎士比亚的爱,说演/看莎士比亚剧就像爬山,也像挖矿,不停地挖,能挖出各种宝石。最后感谢了一下观众,挥着手告别了大家~~~

 

没有粉丝合影环节,没有签名环节,没有Q&A;港真,爷爷尽心讲了整整两个小时,我也不忍心看他那么累。


这个活动我非常满意,因为简直太值了,见到了爷爷不说,还听他讲解了那么多莎士比亚剧目,现场连朗诵带演了那么多的段落,以后我也可以说我看过Ian Mckellen爵士的现场了!爵士不愧是莎剧演员中的翘楚,从这个讲座就能看出,爷爷演一个角色是要做多少准备,费多少功夫,自己得要求是多么严苛~对小白观众又那么亲切和蔼,好为人师,不遗余力地推广莎剧,真是太赞了!


台風完結文存薦

马一下,为什么伪装者总爱冷西皮……

大哥說了涮:


  • 紅心藍手請獻給原作者!!!


  • 這裡都是已完結的。


  • 沒放台風衍生或RPS,但作者可能有寫。


  • 有缺有漏有錯一定都是我智障,請不要客氣。


  • 標記:▼AU;★lo主特喜歡的;


  • 最後整理日期:2016/4/14




我要被lofter的格式氣死了!!!=A=




作者:阡陌花开  





作者:事如春梦了无痕 (主頁有文包)



作者:Pulicia 



作者:姜晋 



作者:Silly_Auntie 



作者:太湖逆步 





作者:牙普诺夫•李



作者:八宝粥 



作者:污水厂黄秘书





作者:七宝/我比二宝多五宝 



作者:__徐卷卷 (主頁有文包)





作者:无舟 





作者:养肥那只东都汪 





作者:不知火





作者:yedo野渡 





作者:黑椒牛柳鱼头豆腐汤



作者:醒醒啊四毛 





作者:明明w 





作者:大毛二毛小明 



作者:好梦难竟啊。 





作者:Sampat 





作者:Soldier Game





作者:来一碗红烧牛肉面





作者:光头老司机 





作者:凌野     (AO3主頁)     


    請一定要細看文前說明


    請一定要細看文前說明


    請一定要細看文前說明 





ˇ整理中ˇ


作者:正在减肥的鱼念 





作者:翻滚的发财球


 




与计划差了十万八千里的书单……

1. Wave,纪实作品
2. 城南旧事,林海音
3. Of human bondage,毛姆
4. The Bridge of San Luis Rey,Thornton Wilder,有译本
5. How Proust can change your life, by Alain De Botton,译本叫追忆似水年华
6. 冬牧场,李娟
7. 岁朝清供,汪曾祺
8. 呼兰河传,萧红
9. The big sleep, by Raymond Chandler,硬汉侦探小说的鼻祖吧
10. The moral animal, by Robert Wright,进化心理学
11. Let the great world spin, by Colum McCann,美国国家图书奖,有译本
12. The Etymologicon, by Mark Forsyth,趣味词源
13. And the hippos were boiled in the tank, 没错,就是杀死汝爱里面两位作家根据那桩谋杀案自行创作的小说,封了几十年,等当事人都离世了才得以出版
14. The Elements of Eloquence, by Mark Forsyth,英语修辞手法
15. 陆犯焉识,严歌苓,跟风看的,不觉得好
16. 黄金时代,王小波,超级赞
17. Lionel Asbo, by Martin Amis,讽刺小说
18. Queer, by William S Burroughs,译本叫酷儿,就是基佬作者追求男人和毒品的半自传小说
19. The Luminaries, by Eleanor Catton,2013年布克奖获奖小说,可以读,还没有译本,谨慎下手
20. Why does the world exist? by Jim Holt,哲学,看不懂
21. Is that a fish in your ear? by David Bellos,翻译理论
22. Smarter than you think by Clive Thompson
23. 黑暗的左手, 厄休拉·勒古恩,理念先行的科幻小说,那个年代的特色
24. 教授与疯子,西蒙·温切斯特,纪实,牛津英语词典的编纂史,非常动人
25. The Glass Menagerie,Tennessie Wiliams 剧本,田纳西·威廉姆斯的成名作玻璃动物园
26. Atonement, by Ian McEwan,就是那本赎罪
27. Never let me go, by Kazuo Ishiguro,作者石黑一雄,不清楚这本有没有译本,小说,推荐
28. Surely you're joking Mr Feynman, 别逗了费曼先生,段子手兼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理查德费曼先生的笑话集,但如果你为他是在说笑话那就大错特错
29. The War that ended peace: the road to 1914, by Margaret MacMillan,没有译本,一战如何爆发 

30. Thinking, fast & slow, 决策心理学

31. The everything store,亚马逊及其创始人的发家史,很好看

32. 紧闭之岛(西村京太郎),推理,还OK吧

33. The Remains of the day (10% ing

34。一无所有,科幻名作,10% ing


其余计划(如果能严格遵守的话……)
-The Guns of August,八月炮火,讲一战爆发第一个月的历史书
-The Black Swan: the impact of highly improbable,认知谬误研究
-Quiet,self help类畅销书,给内向者正名
-It's your ship,领导力
-Isaiah Berlin的几篇论文
-还想看几本小说,还没想好,精力够的话
-之前攒的纽约客和读库还有经济学人要慢慢看掉……

个别CP高质量的Fanfiction太少了

完全激不起动手翻译的欲望……神作难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