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皮沈

Shakespeare Lives 永恒的莎士比亚 听Ian Mckellen讲莎士比亚现场Repo

警告:流水账,迷妹滤镜,Unreliable Narrator,语死早

 

6月12日,我赶完上海电影节早场的电影,暴雨中直奔上戏,那时不过是12:30半啊,离进场时间2点还差一个半小时呢,心想我还是吃饭去吧,结果到了那儿,发现上戏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绕了两三层了!等到Po主吃完饭回来,队伍又增加了几十米。

 

排了大概大半个小时,终于拿到票,另一条拿着票进剧院的队伍也已经排得老长了,绕了门口空地好几圈。然而你会发现排那么长的队根本无用,因为两点演出厅的门一开,离门近的人都自动往入口涌去……现场略乱;那个入口特别小,门是玻璃的,门外站了几百号人,还下着大雨,想想这种情况,其实是有安全隐患的。主办方还是有点准备不足。

 

进去之后排了一小会队,直奔一楼,坐在了倒数第三排靠中间,前后都是妹子,汉子没几个。歪果仁也有几个。坐定,开始苦等爷爷出场。

 

等啊等,大概2点20分左右吧,主持人上场了。主持人是英国领事馆的小哥,太远我也看不清帅不帅,blahblah了一下,然后介绍了台下的一些贵宾,又上来一位英国方面的官员,说,开场前先来问问哪些大学的人来了啊,咱们点个名吧,人不是很多,有点点尴尬。然后又上来几个人说客套话。有个有趣的小细节,某位主持小哥为了配合爵爷的习惯,actor不念actor,念成actour(类似于mentor结尾的那个or),估计是在后台被爷爷教育过了。

 

话说这次赞助方还是相当给力的,不仅请来了爵爷,现场还有同声传译哦!开讲之后,我偶尔隐约听到后方有人在用中文叽里咕噜,起初只是觉得谁那么烦咧,后来才意识到那是同传小哥啊!原来进场时看到门口有人在领东西,领的是听同传的耳麦啊!就是不知道这位同传水平高不高啊。

 

大家好不容易讲完。爵爷终于登场了。爷爷还是那么潮,那么帅!米白色西服,黑裤子,围个蓝色的长围巾!全场沸腾啊!尖叫啊,欢呼啊!爷爷上台一鞠躬,底下的人继续欢呼,爷爷似乎被这阵仗给搞懵了,手背贴着嘴,一时不说话。台下一哥们吼了一声“别哭啊!’【拜托,我爵爷是见过各种大场面的好嘛!】结果爷爷一开口,念了一段和下雨有关的台词(出处不详),爷爷说,你看,总能找到应时应景的台词~我本来想找段和中国有关的,可是莎士比亚可能不知道中国吧【23333。原来捂着嘴巴是在想词】

 

【高能预警】这时,爷爷问观众,听说你们中很多人都是学生党吧,观众回答Yes~,爷爷说,你们知道你们要是考试前不好好复习会发生什么惨剧吗!观众交头接耳,有的已经开始get了,此时爷爷双臂高举,气聚丹田,来了一嗓子“YOU SHALL NOTPASS!“,甘道夫模式全开!那叫一个气势如虹,振聋发聩!全场欢呼!

 

爷爷又说待会儿我讲的时候你们不要拍照哦,拍照会让我分心的,不过我会给你们拍张照~说着掏出Ipad,给全场观众照了张像~爷爷捣鼓了一会儿,表示自己是个科技小白,照片效果回家再看吧。全场又大笑。

 

暖过场之后,爷爷开始讲莎士比亚了,简短地讲了下莎士比亚的生平,又说大家一定没想到吧,莎士比亚的剧剧情都不是自己想的,历史剧基于历史著作,其他剧都是基于之前已有流传的文艺作品。【这确实是真的,最夸张的是,某部历史剧,好像是理查二世,个别段落,他直接拿了历史书,把人家的句子从prose改成了verse,基本用词都保留。然而一样的故事不一样的讲法和角度,才是讲故事水平的体现。我比较认同一部会被剧透毁掉的作品一定不是好作品这种观点。】

 

爷爷说,我不是老师也不是莎士比亚专家,就是演得比较多。这样吧,莎士比亚有37部剧,我们来一一列举一下吧,把剧给过一遍,观众在下面开始报剧名~

下方报剧名。

 第一个响起的声音是Coriolanus(估计是个抖森迷妹吧)。爷爷说,你知道吧,其实这个不是主人公的名字,这个称呼是因为他打了胜仗;Hamlet你们知道吧?里面有个Polonius(就Ophilia的爹,被Hamlet失手捅死的那个),我觉得他一定也是年轻时候打过胜仗啥的才叫这个名字~然后爷爷循循善诱,记住哦,对你们考试有用!全场笑翻。

 

接着台下又报了几部剧的名字,有Hamlet,但爷爷并没有这时展开讲。

 

Measure by measure,爷爷说这个剧好难演。说n年前LA某学校的老师组织学生演该戏,那些学生年级都很小,英文也讲不好,爷爷说你干嘛让他们演这么难演的剧,老师说,这个剧是讲腐败的呀,和现实多么relevant。爷爷表示无奈。

 

到了King Lear,爷爷说这部很多人都认为是莎士比亚最伟大的剧作,一顿,说确实是莎士比亚最伟大的作品,很难演。我n年前演过,觉得自己并没有完全把握住角色,演莎士比亚,就像爬山,到顶很难,但爬到半山腰也是有很多美丽的风景可看。【我发现真正优秀的演员对于自己的长处短处优势劣势有非常清晰的自我认知,很清楚自己哪部分与人物不够贴,或者哪部分还没有真正得心应手,达到该有的舞台效果。真的对自己的要求非常苛刻!可能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有所成就吧】

 

后来爷爷说你们给报几个历史剧呗,下面报了理查三世和亨利四世(上下),爷爷说,我可喜欢亨利四世下了,你们知道为啥嘛?下面有同学说因为有Falstaff!爷爷说,啊,不不,不是因为Falstaff,RSC最近那个制作叫我去演过Falstaff,被我拒绝了,我不要演他,没有我这个剧才是完美的【意思是自己不适合角色,再一次感叹下职业演员清醒的自我认知】。

 然后爷爷开始讲故事,说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吧,排亨利四世下,我演里面的Justice Shallow;那时候我十八岁,为了演这个角色,带了很长的胡子,和尖帽子(此处停顿,观众意会,大笑),那时我可没想到后来会演Gandalf啊。

 接着他讲了下那一场的背景,就是Falstaff去乡间征兵,碰到了老相识Shallow,和他的亲戚Silence【这一场戏很好看,也好笑!】,接着当场表演了一段里面Shallow的台词【坐标,Act 3,scene2,就是Shallow回忆说我认识Falstaff的时候他还是内谁谁谁的侍从,然后感叹如今自己的老友一个接一个的死去,’death is certain to all, all shall die. ‘ 等等。爷爷接着台词说,我77岁了,我的朋友一个接一个的去世(此处台下有观众说了No~),真的,这是fact of life,昨天我还接到Judy Dench的电话说,说我们的一个朋友去世了,云云。爷爷的point是,莎士比亚非常喜欢探讨死亡。

 

【此时po主真的是泪目啊,希望爷爷及其友人,特别是Patrick爵士和Dame Judy Dench,一定要身体健康。po主又忽然想到上一次来上戏剧场,还是几年前的大唐贵妃,最后一场戏,玖爷亲自上台了!……于是简直悲伤逆流成河……】

 

又开始报剧名,观众报winter’s tale,爷爷大赞,说这个剧好,关于嫉妒的剧!【po主给爷爷竖大拇指,我和爷爷真是心有灵犀(你走开!】

 

As you like it,爷爷提了一下那个melancholy fool的著名台词,All the world is astage…【Act 2,scene 7】,当场又表演了一下。和开幕式那天晚上一样,很棒。

 

【Po主插播从NT live As you like it演员采访部分听来的冷笑话,演员被问到如何找melancholy的感觉时,演员回答,演出前吃很多watermelon和broccoli(melon-coli)】

 

接着报剧名,报了Twelfth Night,爷爷说你们知道吗,那是我看的第一部莎剧,也是我演的第一部莎剧,我眼里面的Marvolio(就是辣个有点蠢又很自命不凡的下人,被人捉弄误以为小姐爱上了他,然后出了n多洋相的家伙)。【没想到爵爷是以谐星路线出道的呢……】

 

The Taming of the Shrewd,爷爷说,这个戏现在不常演了,因为现代女性观众认为这个剧是在贬低女性,

 

Merchant of Venice,爷爷说,这戏在纽约不能演,因为有反犹嫌疑……虽然爷爷认为这部戏并不是在贬低犹太人,只是某个犹太人比较坏,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Midsummer night's dream,爷爷说这个剧里有剧中剧【莎士比亚最爱剧中剧】,RSC曾近尝试找业余演员来当剧中剧的演员,职业演员当剧中的观众。他认为效果不佳。

 

又提到了威尼斯商人。说他自己和这个剧有personal connection;原来本剧开头安东尼奥很郁闷,却不说清楚是为啥;爷爷则认为剧中的那个安东尼奥是个gay,因为自己的蓝朋友像他借钱准备和女主鲍西亚结婚了,爷爷说剧本已经很明显了,安东尼奥和巴萨里奥分明就是一个年纪大的有钱的gay和他年轻的蓝朋友嘛。说这个理论最近十几年,人们才发现爷爷说两次有人找他演,其中一次还是他的好友Patrick爵士演Shylock,结果当他和导演提起他的gay安东尼奥的理解时,都被否定,于是爷爷拒演【就是好盆友演的剧,也不能没有原则,给爷爷点赞!】观众掌声。

 

有个小细节,每个剧名都会由键盘哥打在doc文档里,投射在屏幕上,这位键盘手一开始打Coriolanas时,没拼对,爷爷说,哦,他不会拼写;后来粉丝喊Antony andCleopatra的时候,小哥打成了Anthony,爷爷说这个拼写通常是没有h的,小哥立刻改掉;爷爷真的是好讲究细节!这位键盘小哥后面还有很好的表现~且听后表。

 

接着说到Othello,说这个剧是关于嫉妒,说剧中的每个人都嫉妒他人。Po主立刻开始脑内关系图,比较有意思的是想想女主的嫉妒心是指向谁的,当然这个和本repo无关了。爷爷谈了自己演这个剧的经历(他演Iago),说这个剧里面演Iago的演员与演Othello的演员都不太容易相处,因为这个剧虽然看上去Othello是主角,但Iago却是那个可以和观众交流,调动观众情绪的人,说是说配角,却非常抢戏。他说自己和他当时的男主相处的不好,说问了很多演Iago的演员,大家都有同样的感受。最后还提到,以前演这个戏时都是白人演员在脸上抹黑色的油彩,但到了现代,黑人觉得这样非常侮辱人,于是在西方不成文的规定是这个角色只能由黑人演员演。爷爷说莎士比亚并没有说只有白人能演他的剧,也没有规定Iago必须是白人,但在族群多元的现代,有时要做出妥协。

 

讲到Tempest,介绍是莎士比亚最后写的一部剧,写得很美。爷爷朗诵了一段Prospero获悉女儿爱上了某青年的时候的独白。Point是某人又忍不住写死亡了。【Act 4 scene 1: we are such stuff as dreamsare made on., and our little life is rounded with a sleep.说是人生短暂,活的岁月被生前与死后的睡眠包围。有木有很熟悉,和哈姆雷特的to die is to sleep超像吧~所以伟大的作家也难免重复自己XD】

 

【高能预警】接着讲到Romeo and Juliet,全程高能!爷爷说这部剧 is allabout sex【严肃地说:简直太真相了】,说自己演罗密欧的时候,已经39岁了,其实太老了,剧中罗密欧只有16岁,朱丽叶14岁;说阳台那一幕,其实莎士比亚剧中从来没有提到balcony这个词,应该是后来演员们脑补出来的,这个传统沿用至今,l女主在阳台上当然好啊,可是男主在下面背对观众,一点也不好~还说自己一把年纪还要爬楼梯上阳台,还摔了呢【也不知道真的假的】。爷爷开始表演(怀春少女)朱丽叶 ,他还铺垫了一下说大家都知道莎士比亚的时代女人都是男人演的吧XD。念的是Act 2 Scene 1 阳台,为什么你的名字叫罗密欧那一段,大家都懂的,高能的是后面那一段 Act 3 Scene 2,...Come Romeo(这一段里面出现了好多遍)……give me my Romeo, and well I shall die...爷爷说,你听到come这个词了吧?全场妹子们了然地哄笑。爷爷又解释说Die这个词就是having sex,ejaculating啥啥,全场接着哄笑【严肃脸,古代英国人觉得性高潮是另一种死亡,所以这里的性暗示是说得通的】。

 

【写到这里Po主突然想起杜丽娘游园之后惊梦之前蹭桌子的身段,还有一整折寻梦。汤显祖和莎士比亚不愧是同时代的伟人!脑内怀春少女技能满点~~另外,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果然是作家的好朋友~】

 

接着谈到两人私下婚礼过后,就终于sex了【发生在场景切换之间,就是过去电视里面的拉灯/黑屏】,到了凌晨的时候罗密欧要走了,朱丽叶挽留他说,白天还没到呢,你听到那是夜莺的叫声,不是云雀,that pierced the hollow of thine ear【Act 3  scene 5】,一开始演的时候他们觉得这个应该很诗意,但导演说,其实这是很真实的,你想想刺穿你的耳洞这个说法多怪啊,这个修辞的角度是多么刁钻啊,是要表现两人的亲密,所以不能演得跟念诗一样,不要shakespearan,要表现他们的joy of sexualsatisfaction。总之是要强调莎士比亚的剧作是很human,很真实的。爷爷又翻了翻一本估计是莎士比亚剧集的书,说里面这种太多了【谁让莎士比亚是黄暴小能手呢】。爷爷接着感叹说,唉,这个剧吧,年轻的时候not old enough to understand, 当你真的懂的时候,又tooold to play。【相信很多演员都心有戚戚焉,年轻的时候有美色却演不出层次和深度,等到终于历练出来之后,美色却又不在了。反过来问观众也是一样,你是要看14岁生嫩的杜丽娘,还是看40+甚至是60+炉火纯青的杜丽娘?恋童癖不许发言。】

 

【高能预警】又开始报剧名,下面有人吼了一嗓子’Harry Potter!’【此人估计是托】,键盘小哥于是认真地把HarryPotter打在了大屏幕上,全场大笑,爷爷说,啥!Harry Potter!我才没演过Dumbledore好嘛!全场笑翻!!!爷爷你也太懂这个梗了!

 

报到Much Ado About Nothing,说这个剧不错啊,顺便提起了作者对soldier/warrior character的偏爱,还说这个剧不好演。爷爷提了下说他还以为上海电影节会选Kenneth Branagh的这部剧,结果没选。【吐槽一句,这次选的莎士比亚电影都是些悲剧+历史剧,历史剧里除了亨利五世算是以胜利和联姻结尾,理查三世本质上还是部悲剧。真的就没有喜剧!】

 

Julius Caesar, 爷爷说,莎士比亚喜欢写把站在权力巅峰的男人拉入凡尘,(man of power,bring them to our level)。接着就说到了孟德拉,讲了下孟德拉的生平,讲了他把牢底坐穿的经历,说他坐牢的那些年里,监狱内流传着一本外面套了宗教书封皮的莎士比亚剧集,后来被称为the Robben Island bible,狱友们不仅读还会在书中做标记,孟德拉也标了,标出来的那段是’ Cowards die many times before their deaths, the valiant nevertastes death but once...Seeing that death a necessary end, will come when itwill come’ 即出自这部剧【Act 2 scene 2】。爷爷说,莎士比亚的剧光凭阅读是很难理解的,然而孟德拉却准确无误地领会了他的意思。

 

All’s well ends well, 爷爷评价说是早期作品,现在很少演了。

 

后来又给他带Hamlet去了,放了一段MelGibson那版的视频,是Hamlet遇到父亲老Hamlet鬼魂的剧情【作为一个Mel Gibson黑,这版我是看不下去的】,爷爷说舞台上是没办法,都是真人演鬼魂,电影就可以用各种特效做出鬼魂的效果【Po忍不住回想了一下DTT版的五毛钱特效】,但这部电影的导演却选择让活人直接演鬼魂,只是通过说话的语气语调,来说明他鬼魂的状态。既然讲到Hamlet这么有名的剧,爷爷怎么可能不演一段呢?呵呵,没演to be, or notto be——演的是Hamlet不知是否该相信鬼魂的言辞,于是安排了一群伶人演戏,试探他的叔父,叔父的反应确认了鬼魂的话,此时他是怒火攻心,Oh what a rogue and peasant slave am I!…Oh Vengeance!...【缺亲Baribican那版的这一句的演法和念法和爷爷超级像!】爷爷演的超级投入,动作表情一应俱全!这段其实挺长的,演完之后爷爷说,哈姆雷特靠演员的帮助才获知真相,他很喜欢这个剧情设计。【那是,在莎士比亚成为一个成功的剧作家之前,他曾经是一个不成功的演员啊,胳膊肘怎么滴总的往里拐吧XD】

 

爷爷又开始鼓励大家报历史剧,我猜他是准备了某部历史剧的段落,大家报了Henry VIII,爷爷说写这个剧需要勇气哦,因为亨利八世是当时伊丽莎白一世的亲爹哦,不好写。

 

下面又有人报了Richard II。爷爷说这剧里的国王觉得自己是上帝选中在人间的代言人,因此他的权力高于一切,直到Bollingbroke反叛后,他才意识到权力的真相:国王是属于地上的。【这位理查二世好像是第一位用we自称,还要别人叫他your majesty的英格兰君主。】演了一段理查二世领兵攻打爱尔兰回国,结果听闻Bollingbroke反叛、亲信被杀之后的一大段台词,就是let’s talkabout graves, worms, epitaphs…Let us sit upon the ground and tell the tales ofthe deaths of king…Act 3 scene 2。

 

接着报历史剧,King JohnHenryV,爷爷说还有呢,观众说亨利六世【其实是上中下三部剧】,调皮的键盘小哥打上了”all theother Henries”……233333

 

接着讲到Macbeth,麦克白;爵爷70年代中年的时候和Judy Dench演过,在一个100人的小剧场。爵爷说你看Macbeth又是个战士。爵爷盛赞了Judy Dench,说她是最棒的麦克白夫人,放了一段79年电视化的Macbeth里面,麦克白夫人梦游洗手,说了很多胡话,被身边的嬷嬷和医生全程围观的片段:Come out, damned spot! Out, I command you! One, two.…… But who would have thought the old manwould have had so much blood in him?……【Act5,scene 1】这一段真的非常非常棒,每个演员的处理方式都不一样,Judy Dench在说完“全阿拉伯的香料都无法熏香这只手”之后发出了一声哀嚎,情绪非常到位,效果非常震撼,那种恐惧和绝望,表现的简单,直接,有力,确实是最棒的麦克白夫人!爵爷说Judy Dench这么演,不下三百次吧(不确定是我记错了,还是真的有这么多)。爵爷接着讲解了麦克白获知王后死讯后那一段超有名的独白【Act 5,scene 5】:

 

Tomorrow, andtomorrow, and tomorrow,

Creeps in thispetty pace from day to day

To the lastsyllable of recorded time,

And all ouryesterdays have lighted fools

The way to dustydeath. Out, out, brief candle!

Life’s but awalking shadow, a poor player

That struts andfrets his hour upon the stage

And then isheard no more. It is a tale

Told by anidiot, full of sound and fury,

Signifyingnothing.

 爷爷进入了老师状态,重点讲解了这一段,而非仅仅是表演,说这一段是Blank Verse(不押韵的五音步抑扬格),莎士比亚爱用的诗体,就是一句话凑满十个音节,按照轻音-重音一对,五对出现,de-Dum/de-Dum/de-Dum/de-Dum/de-Dum,这样,你看莎士比亚又讨论死亡了吧;说到out, out, brief candle里面out叠两遍,是掐蜡烛芯掐了两次,第二次才掐灭,可见这段是多么真实,贴近生活;说最后一句没有凑满五对音节【最后一句应该也不是抑扬格,好像是扬抑格。】这段中间爷爷为了强调音韵的重要,说audience这个词的来源于audiere/audio,就是听的意思,所以你们最重要的任务是听,看是次要的。【港真,在莎士比亚的年代确实是这样,观众坐在剧场位置不好的地方,恐怕连演员的表情都未必看得见,但大家都会非常用心地听念白,作为看剧的方式……不过和现代人有电影/电视,早不吃这一套了,呃,其实也算是文化的进化吧……】

 这里他又提了句,其实最需要学莎士比亚的不是你们这些学生,而是演员;莎士比亚的剧作是写给演员的,在世时甚至从未正规出版过,都是他逝世后,演员们一篇一篇收集起来出版,以纪念他。观众鼓掌。

 

Cymbelline,爷爷念了一段里面诗句,Fear no more the heat of the sun...All lovers young,all lovers must Consign to thee, and come to dust.【Act IV,scene 2。】

 

Love Labour's Lost,说自己学生时代演过这个剧,还是个音乐剧,演里面特别迂腐一老师,特别爱自造一些长的要死不知所云的词;现场把那段唱了一遍,爷爷说我都六十年没唱过了。

 

到了这里,屏幕上37部剧都报全了,爷爷恭喜了一下上海的观众,你们很棒!

 

终于讲到Richard III,爷爷说这是我个人非常骄傲的一部作品;提到Richard III和Macbeth一样都是great soldier terrible king。爷爷说当初创意的时候,大家说怎么演比较好,主创觉得这部剧对于不熟悉的观众很难分辨人物的关系,因为中世纪比较简陋啦,人物穿着不像后来可以体现身份,观众看不出谁是国王和王后,士兵套个盔甲就能上战场,没有制服;放在现代,士兵有制服啊,因此一眼就能看出理查三世的军人身份。接着放了一段他那部电影开场的独白,看过电影就知道虽然舞台上这一段是面对观众,剖露理查三世心迹的独白,但在片子里前一半是他在公共场合致辞,什么严冬过去了,约克的太阳/儿子终于扫尽阴霾,带来了夏日,云云,下面的群众都在鼓掌,镜头一切换就排到理查三世上洗手间,独自念了那段什么因为我先天有残疾,从小就不得宠爱,既然做不了爱人,干脆就做个坏人云云,这一段理查三世甚至直接面对镜头,看着镜头外的观众来讲台词,以示表露心迹。看得出爷爷个人对于利用电影的优点搞出的这个创新非常得意。

 

讲完Richard III,这个活动也终于到了尾声,爷爷又表达了一下自己对莎士比亚的爱,说演/看莎士比亚剧就像爬山,也像挖矿,不停地挖,能挖出各种宝石。最后感谢了一下观众,挥着手告别了大家~~~

 

没有粉丝合影环节,没有签名环节,没有Q&A;港真,爷爷尽心讲了整整两个小时,我也不忍心看他那么累。


这个活动我非常满意,因为简直太值了,见到了爷爷不说,还听他讲解了那么多莎士比亚剧目,现场连朗诵带演了那么多的段落,以后我也可以说我看过Ian Mckellen爵士的现场了!爵士不愧是莎剧演员中的翘楚,从这个讲座就能看出,爷爷演一个角色是要做多少准备,费多少功夫,自己得要求是多么严苛~对小白观众又那么亲切和蔼,好为人师,不遗余力地推广莎剧,真是太赞了!